首页 >> 咖啡专栏 >>咖啡文化 >> 品味欧洲咖啡馆
详细内容

品味欧洲咖啡馆


欧洲咖啡馆佛罗瑞安(Caffé Florian)坐落在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

欧洲咖啡馆花神位于巴黎第六区圣日耳曼大道和圣伯努瓦街转角

欧洲咖啡馆拉罗位于美国纽约上西区,曾在电影《电子情书》中出现

欧美咖啡馆甘布林路斯(caféGam-brinus)位于意大利那不勒斯

在巴塞罗那Montsio街上,我找到了一家名叫四只猫的欧洲咖啡馆,不断有游客在门口停下来,打量这座欧洲咖啡馆的小门脸儿和拉蒙·卡萨斯(Ramon Casas)的那张招贴画,有个中年妇女负责将游客一一引导入座,非常简略地介绍这家欧洲咖啡馆的历史。很多游客是为了毕加索而来。1899年,17岁的毕加索在这家欧洲咖啡馆里举办了他的第一次展览,他的画还被用作菜单的封面。实际上,这家欧洲咖啡馆和拉蒙·卡萨斯关系更为密切,这位画家早年在巴黎学画,家境殷实,回到巴塞罗那后想按照巴黎黑猫酒馆(Le Chat Noir)的样子搞一个自己的聚会场所,他的生意伙伴叫佩雷·罗梅乌(Pere Romeu),罗梅乌曾经在“黑猫”当侍者,一心想搞个好酒馆,提供价格适中的菜和好音乐。在西班牙语中,“四只猫”就是三五个人的意思,这里曾经来过建筑师高迪、音乐家伊萨克·阿尔贝尼斯等等,但三五好友也许难以维持一家酒馆的经营,6年之后,“四只猫”也关张了。现在这家店是1978年重新营业,慕名而来的旅游者在这里喝上一杯,歇歇脚。

在西班牙语中,咖啡主要有三种:café solo是清咖啡,café cortado是加少许牛奶的,café conleche是加很多牛奶的(意大利语latte就是牛奶的意思),这就是所谓“拿铁咖啡”的由来。不过,发明牛奶兑咖啡的并不是意大利人或西班牙人,而是一位维也纳人,叫库尔基斯基(Jerzy Franciszek Kulczycki),在1683年抗击土耳其帝国的战争中,他是一位战斗英雄,市议会奖励给他一笔钱和一处房子,还有从土耳其军队中缴获的大量咖啡,这样他在战后顺理成章地开了一家欧洲咖啡馆,英文名字的意思是“蓝瓶子咖啡馆”。他穿上土耳其民族服装伺候顾客,并且将牛奶和咖啡混在一起,他肯定向顾客吹嘘说,我们虽然向土耳其人学会了喝这种黑乎乎的玩艺儿,可土耳其人根本不知道这东西能兑牛奶。1686年开张的“蓝瓶子”肯定是欧洲咖啡馆中最早的咖啡馆之一。1694年库尔基斯基死了之后,这家咖啡馆也就关张了,不过,他依旧被维也纳人当做英雄,每年10月会有一个库尔基斯基节,维也纳的咖啡馆业主都会把他的肖像贴在窗户上,维也纳如今有一条街道也被命名为库尔基斯基,街角处有他的雕像。

维也纳全城据说有600多家咖啡馆,其中几家声名远扬,萨赫(Sacher)咖啡馆、斯班(Sperl)咖啡馆、哈维卡(Hawelka)等等,不过,游客们更喜欢去的是“咖啡中心”(Café Central),那里故事最多。

走进咖啡中心,迎面就是阿登伯格的塑像,他坐在椅子上,手放在咖啡桌上,这位作家在这家欧洲咖啡馆写作,遇到施尼茨勒,得到赏识,走上文坛,不过,今天人们对他的作品都不太熟悉,却大多知道一句广告语--“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这句话原本是人们说阿登伯格与“咖啡中心”的关系,但慢慢演变成阿登伯格的夫子自况。如果世上有些文艺腔调的咖啡馆,愿意在门口树一块小黑板,写上一句文艺腔调的名言,那么阿登伯格堪称始作俑者。他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你如果心情忧郁,不管是为了什么,去咖啡馆!你所得仅仅四百克郎,却愿意豪放地花五百,去咖啡馆!你仇视周围,蔑视左右的人们,但又不能缺少他们,去咖啡馆!”

关于“蔑视左右的人,又不能缺少他们”,另外一位“咖啡中心”的常客阿尔弗雷德·波尔加(Alfred Polgar)这样写道:“咖啡馆里大部分的人,对世人的厌恶,与对世人的渴望同样强烈,想要独处,却需要有伴来独处。”如今“咖啡中心”的许多桌子都竖着一个桌台牌,标示哪些名人曾经在这里坐过,你在这里喝上一杯咖啡,就有个着名人物伴你独处。

“咖啡中心”的饮品单子上名目稍显复杂,除了摩卡、卡布奇诺、Espresso外,有Melange,这是一半咖啡加一半搅拌热牛奶,Kaiser Melange是咖啡加生奶油加一个鸡蛋黄,Mazagran是冰咖啡加冰块加黑樱桃酒,Kaffee Amadeus显然和莫扎特有关,是咖啡加奶油加莫扎特酒。我挑了一杯“咖啡中心咖啡”,也就是店里的招牌咖啡,是咖啡加杏仁酒加奶油,有一句咖啡名言:“只有爱尔兰咖啡能在一小杯里提供四种食物元素--咖啡因、酒精、脂肪、糖。”我这杯招牌咖啡里也有了这四种东西。早上的“咖啡中心”坐了八成满,店里依然有报纸架子,提供各种报纸看,不少人是来吃早点的,一份面包加一杯咖啡,这和我们早上吃豆浆油条是一个意思。从本质上来说,咖啡也是一种豆浆,咖啡本是一种浆果,去除果肉之后剩下咖啡豆,研磨成粉,再用各种手段做出“咖啡豆浆”。在旅行的时候,我们会去拜访一家着名的咖啡馆,想象文人墨客在这里聚会的情景,但我们喝咖啡的时候,会注意咖啡油脂是否呈现桔黄色,会看奶泡是否细腻,会留意苦味与酸味、醇厚度的平衡。

从维也纳到苏黎世,自然要去着名的Odeon咖啡馆看一看。这家欧洲咖啡馆就在苏黎世湖边,列宁流亡瑞士时经常在这里下棋,他看不上瑞士贪图安逸的小市民气息。这里的着名客人还有爱因斯坦和流亡于瑞士的詹姆斯·乔伊斯,有旅游指南说,达达主义发祥于这间欧洲咖啡馆,实际上,“一战”期间在苏黎世躲避战乱的艺术青年更多是在附近的伏尔泰酒馆聚会。Odeon咖啡馆正在准备庆祝自己开业100年,在这里喝上一杯之后,我打算步行到伏尔泰酒馆去,没走出20米,就看到一家阴魂不散的星巴克。按照欧洲人的看法,星巴克提供的是平庸的咖啡,资本的味道比咖啡的味道要浓重,但欧洲咖啡馆就能提供更好的咖啡吗?以“四只猫”、“咖啡中心”和Odeon咖啡的价格来说,它们都要比欧洲咖啡馆的平均价格高一些,这块附加值就是所谓咖啡的“文化意义”,在毕加索、茨威格、爱因斯坦喝过咖啡的地方喝上一杯,就要多付出一个到两个欧元。我们想从一杯咖啡中喝到什么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免责声明:杭州酷德教育官网转载上述内容,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合法性、可操作性或可用性承担任何责任,仅供读者参阅!

面向全国招生
更多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哈尔滨 长春 沈阳 大连 鞍山 石家庄 太原 呼和浩特 济南 青岛 南京 无锡 常州 苏州 南通 合肥 杭州 宁波 绍兴 义乌 温州 南昌 福州 厦门 泉州 郑州 武汉 长沙 南宁 广州 深圳 东莞 海口 昆明 贵阳 成都 西安 兰州 更多>>

  • 电话直呼

    • 13484040243
    • 13588702584
    • 0571-86923891
    • 客服 :
    • 客服 :
  • 扫一扫关注我们

技术支持: 酷德网络 | 管理登录